走過一個世紀的巴塞爾珠寶暨鐘表展(Baselworld)是全球最大的鐘表盛事,全盛時期都有破千個品牌爭相想進入並在其中擁有一個攤位。但自從2011年後,參與巴塞爾鐘表展的品牌就逐年流失,2018年參展數更是如同跳水般,剩下600餘家廠商。今年七月底,Swatch集團現任總裁海耶克(Nick Hayek)就率先發難,指出自家旗下品牌退出2019年的巴塞爾鐘表展。

海耶克先生直指傳統的鐘表展,已經不適合快節奏的行業生態了,同時每年都必須支付極為高昂的租金,讓他決心不玩了。天梭表(TISSOT)全球總裁添寶(Fran?ois Thiébaud)來台時,也重批負責舉辦展覽的MCH集團,「不該將城市經營的成本轉嫁給品牌」。這讓MCH集團的總裁René Kamm,不得不下台止血。並提出多項改善方式,以及讓展覽一樓的品牌不用拆保攤位建物直接留到2019年,免去拆裝的費用。

兩個月後獨立品牌的崑崙表(Corum)也同樣發出聲明,與Swatch集團共進退,不再參加2019年的巴塞爾鐘表展。品牌執行長Jér?me Biard發言中,提到「需要改變理念和策略,將資源投放於其他更有利品牌發展的項目上」,於是歷經62年的積極參與後,決心讓資源轉為照顧目標群為主的活動。

宇舶表(Hublot)大中華總經理Loic Biver就曾對Swatch集團退出表示「理解這樣的作博客來法,因為這是當前的趨勢。Baselworld仍是鐘表業的盛事,但不能否認的是必要性的確不如以往了」。

另一大表展、日內瓦高級鐘表沙龍(S.I.H.H.)也出現品牌退出狀況。即使近年有愛馬仕、雅典表和芝柏表,以及獨立製表品牌的加入,但屬於歷峯集團的梵克雅寶(Van Cleef & Arpels)就在結束今年展覽之後,宣布要致力於高級珠寶發展,未來不再與其他姐妹品牌一同參展。

不僅如此,愛彼表(Audemars Piguet)與Richard Mille也幾乎是先後的對外公布,2019年的日內瓦高級鐘表沙龍,將是品牌最後一年投入。Richard Mille更是直接挑明鐘表展已不再符合品牌獨家、精選的分銷策略;愛彼表總裁Fran?ois-Henry Bennahmias在受訪時,亦表示對品牌來說,專門讓經銷商訂貨的活動無助於品牌現行的通路策略。兩大頂級腕表品牌,戳破了現行展覽的盲點,毅然的抽身離去,看得出海耶克的一席話,不斷的在各鐘表品牌高層中發酵,下一個會退出的是誰?大家都在等著看。
Richard Mille發出聲明指出鐘表展已不再符合品牌獨家、精選的分銷策略,因此退出2020年的日內瓦高級鐘表沙龍。圖/S.I.H.H.提供
分享
巴塞爾鐘表展的前景堪憂,不過競爭對手的日內瓦高級鐘表沙龍(S.I.H.H.)也沒多好。圖/S.I.H.H.提供
分享
愛彼表表示,專門讓經銷商訂貨的活動無助於品牌現行的通路策略,選擇不參加2020年的日內瓦高級鐘表沙龍。圖/S.I.H.H.提供
分享
崑崙表執行長Jér?me Biard,除了表明退出2019年的巴塞爾鐘表展,同時也對品牌展區位於一樓最角落處,多有不滿。圖/崑崙表提供
分享

63EE12FA02812609

brandyi3y7a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